生活励志文摘

日本文科省决定,各中小学设立道德教师一名,推广道德教育,并准备把道德课程科学化,变成一门正式学科。这项提议后来虽然没有通过,但也因此引起台湾教育界的热烈讨论,是否台湾也应该增列道德课程。

日本文科省决定,各中小学设立道德教师一名,推广道德教育,并准备把道德课程科学化,变成一门正式学科。这项提议后来虽然没有通过,但也因此引起台湾教育界的热烈讨论,是否台湾也应该增列道德课程。

台湾中小学过去设有「生活与伦理」、「公民与道德」两种道德课程,教改专家们认为,道德与伦理这种学问不能教,应该融入其他课程之中,不宜单独开课。因此,「生活与伦理」的课程就取消了。 「公民与道德」一课也改成「公民」,「道德」不见了。

道德是什么?一般传统观念里,道德泛指忠孝仁爱等传统德性。这固然没错,但随着时代的演进,更具时代意义的新德行,如信任、尊重、沟通、合作、共享、甚至反思、批判的态度等等,也都是新时代的重要德行。更宽广来说,道德泛指一个人面对周围人、事、物的心志、能量与态度。

很多研究报告都指出,廿一世纪人类最重要的两项能力,一项是个人的专业能力,另一项则是个人的品格能力。一个人面对自己、面对人群、面对社会、面对自然的能力,将是这个人能否成功、快乐、幸福的最关键要素中之一。我们怎么能说道德不重要呢?

但很可惜的,目前所有的教育,几乎都集中在专业能力的培养,对于品格教育则几乎挂零。表面上是将生活伦理课程融入其他课程,但除少数老师有能力处理这个问题之外,大部分的学生顶多只是接受一些生活常规的要求,几乎从来没有真正进入道德与伦理的内在世界中。

大家都说,道德不可教。这句话有一半对,但也一半错。对的是,道德是一种能力,不是知识。所以,它不能用普通教科书的方式来教,考试更是没用。能力要亲身去学,才能获得。只有读书,吸取知识,并不能培养能力。正如游泳,念再多的游泳书籍都没用,而必须跳到游泳池练习,才能获得游泳的能力。

所有的能力,都需要从身体的具体实践中慢慢培养。游泳需要从游泳中学习,开车需要从开车中学习,演讲的能力必须在演讲的过程中学习,批评、判断的能力必须在批评判断的过程中学习。公民的素养必须在公民参与的过程中学习。能力不能只是别人教,而必须亲身学。

道德当然也是一种能力。念再多有关道德的书,也不能保证有道德能力。在这个意义下,所谓道德是不可教的。但是,这并不表示,所有的德行课程因此都不必了。道德必须亲身学,但在学的过程中,还是需要有人从旁帮忙,甚至提供各种支援。就像,学游泳,必须提供游泳池。学开车,必须提供车子。

那么,学道德,必须提供什么?跟游泳、开车这种能力不一样的是,道德是一种「关系」的能力。所有的道德,必须在道德的关系中才能学会。要学生学会尊重,老师必须先尊重学生。人只愿意跟那些能够跟别人合作的人合作。只有被爱以后,才有能力去爱人。德行的能力,只有在德行的关系中才能培养出来。

因此,道德可以教吗?当然可以,只是不能用教科书教,更不能用考试教。而必须用老师的身体来教。这是所谓的身教。但是,讲身教太沉重,老师也是人,不一定能具备那么多好的德行。因此,我们应该说,老师和学生相互教、一齐学,共同创造一种德行关系,双方的德行就可以在这个关系中一齐成长。

因此,生活与伦理应该是一门必修课。在这个课程中,老师从自我反省与尊重学生开始,从讨论生活上的「伦理关系」切入,带动建立与学生之间的信任、合作、共享的关系,只要这个关系开始萌芽,这些德行就会逐渐增强,其他更强大的心智与能量,也会逐渐浮现。关系对了,所有美好的,就随之而来。谁说,道德不可教? (作者为清华大学社会所教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