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励志文摘

大概感染了肠胃病毒,上吐下泻,折腾了一个礼拜才好。正巧有个朋友打电话来,就跟她诉苦。 「多幸福啊。」她居然非但不同情,还笑问:「你一定瘦了,对不对?」

 

她儿子车祸手术她说可借此拉皮

大概感染了肠胃病毒,上吐下泻,折腾了一个礼拜才好。正巧有个朋友打电话来,就跟她诉苦。 「多幸福啊。」她居然非但不同情,还笑问:「你一定瘦了,对不对?」

 

她儿子车祸手术她说可借此拉皮

 

「对!掉了三磅。」我说。

 

「太羡慕你了。我上健身房、吃减肥餐,一个月才瘦一磅半,你这下子轻

轻松松就瘦了三磅,多幸福啊。 」

 

挂上电话,我原本不太高兴,但是想想不久前,她骑脚踏车摔跤,撞断一排门牙,不是也幸灾乐祸吗?说她早嫌门牙不整齐,这下旧的不去、新的不来,正好换副漂亮的假牙。那阵子,她还四处龇着牙,得意地献宝呢:

 

「不看开,又怎样?断了已经断了,接得回去吗?」

 

我的剪发师傅功力更高。她的儿子车祸,脑震荡进了医院,断层扫描,发现早有个血管瘤,立刻动手术切除。

 

「多走运啊,不撞车不会发现,而且手术费都免了,全由保险公司埋单。」她一边给我剪头发,一边得意地说。

 

据说她去医院探视,看见儿子沿着前额发线一圈刀疤,说手术时把半个头皮都由那里往后掀的时候,她还叫好:「哇,缝得这么整齐,好像画了个大大的M,可以作麦当劳的广告了。」又说:「可惜可惜!要是换成我车祸该多好!正好借机会拉皮。」

 

他儿女都是兔唇笑说爸妈没偏心

 

我的一个高中老同学也如此,当他女儿出生,是兔唇,他痛苦了一阵,心想再生一个吧。但是儿子出生,又是兔唇。

 

我老同学一边伤心,一边为难,不知怎么告诉太太,犹豫再三,还是把孩子抱到床边,说「可惜,又是兔唇」。

 

他太太居然非但没哭,还笑了说:「多好啊,这样女儿就不会说我们偏心,只把她生成兔唇了。」

 

我的老同学则回答说:「是啊,我们有了照顾女儿、为女儿整形的经验,这兔唇的儿子能生在我家多好哇。」

 

读胡志强写的「泪光奇迹」。

 

经历惨痛车祸,失去一只手臂、伤了半边脸,又遭受严重脑震荡的邵晓铃,在恢复意识之后说:「能够重生是上天的恩宠,我心中只有感恩。」

 

有一天,当护士长问她会不会恨肇事者,邵晓铃回答:「我为什么恨他?他让我重生啊。」

 

一向幽默的胡志强则在出书后,笑对太太说:「新书大卖,有了钱,就可以给妳装电子手了,多好。」

 

女儿患小儿麻痹医师庆幸懂照顾

 

想起我小时候,有一次去看病,见到医师患小儿麻痹的女儿,正被推出去晒太阳。我很不懂事地脱口说:「奇怪,怎么连医师的小孩也会得小儿麻痹?」当下就挨了母亲一巴掌。

 

那医师却没生气,一边为我看诊,一边说:「小弟弟,你要知道疾病就像太阳,是很公平的。甚至应该说,医师整天接触病患,难免把病毒带回家,医师的家人更容易感染。但是,病在医师家,也好哇!像我女儿那么严重,如果我不是医师,懂得照顾,恐怕她早死了。」

 

年轻时不懂什么叫「幽默」,以为幽默就是说笑话,要生冷不忌、大腥大辣,逗得大家狂笑。直到年岁渐长,经历了许多灾祸,留下了许多伤疤,才渐渐了解幽默是「知天命」,晓得自己这一辈子,能拥有的和不可能拥有的;幽默也是「耳顺」,好话坏话、爱听不爱听的,都能逆来顺受。

 

少年时,爱辛弃疾的「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、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」。现在还爱那首词,只是更欣赏后面四句:「而今识得愁滋味,欲说还休、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。」

 

据说这是辛弃疾遭遇弹劾和丧子之痛写下的,淡淡的,非但没有悲,好像还带几分喜。

眼前浮起一个词人的画面,有人问他经历了这么多打击,而今是不是总算体会了人生的愁苦。词人没答,只是把头转向窗外,淡淡地说:「天凉了,这秋天多美啊!」幽幽地,不明说;默默地,不多说。人生多少悲愁,都从正面看,认了、接了,不强求、不怨怼,甚至当作身外事,都付笑谈中。

 

早知无计留春驻,笑拈残红葬落花。

人生如此无奈,何不幽他一默!